公社怎選人

周日,我代表創業公社,接受香港商報的訪問,內容固然是跟創業有關。

期間,有一個問題,一直纏繞著我的思緒,那是個極基本的問題:

「創業公社如何篩撰創業者?」

我相信大家都想到,這問題跟「賣魚蛋算不算創業」其實是一體兩面,又或者說「公社跟商業中心有沒有分別」,亦其然。創業公社若要有本身的定位,樹立一個醒目的形象,大概不可能來者不拒吧?

同樣的問題,還包括「到底是專注做產品直至(轉營)成功」,還是「接單養活公司積蓄能量」,那個才是正途,不也很相似嗎?

我不怕重申一次創業公社的三個特點:「地理上在新界的工業區」、「班底十分草根、沒背景」、「先接地,後望天,做別人不肯做的事」。

諸位,也許我說「背靠藝術村」「半小時上大陸」「租金只是成本價」這些話好像十分美好吧?但請注意,如果要鬥形象、鬥關係、鬥低價,那絕對不是如今的創業公社做得到的。

恰恰相反,創業公社是在面臨結業危機時,讓我和團隊,重新摸索定位,建立關係,調整價格。我們要解決「創業者能接受工業區嗎?新界會不會很遠」、「大陸人認識火炭嗎?工業區對於女生來說危險嗎?」、「葵涌不是有更便宜更大塊的地方嗎?不是到處都有一兩千元的小單位嗎?」、「公社有餘力搞活動嗎?藝術家也好傳統工業家也好投資者也好,願意理會我們嗎?」。問題天天都多,對公社有信心的人卻不見得很多。

但,事在人為﹐我們只要搞清楚甚麼東西「有所為有所不為」就行。

來看一個圖:

Screen Shot 2013-06-25 at 1.54.58 AM

不要被英文題目迷惑,這圖來自全球創業觀察,說明亞洲各城的創業人口比率﹐留意,香港在 2009 後,數據便斷纜了,而在斷纜之前,數據並不亮麗。
2009 年的香港數字,實則是由中文大學商學院 Hugh Thomas 團隊參與提供的,我在翻查記錄時,赫然發現公社始創人高建也在發佈會出現。用高建的口頭禪,「然後,便沒有然後了…」

諸位能說,香港的商學研究資源不夠嗎?創業環境不值得研究嗎?沒有相關的專項人才嗎?任各位怎去問,都是嘥氣的。

香港每一間大學,都想跟大家說他們以商學、尤其是環球商學見稱。不是嗎?但是,在彼此擴大運作,鬥高鬥亮的同時,草根需要往往在不經意間被冷落。

2009 年後,我們不難在政府、立法會的文件中,轉向似靠世銀的《營商環境報告》,該報告和前述的創業觀察,立場上就有本質區別。營商環境報告實則服務巨企和游資,告訴他們怎選擇發展區、調整資金和政治遊說方向,創業觀察則是關注初期創業者,描劃各地當下的機遇和難題。

讓我大一步跨回問題,商報記者的題目,反映了香港人對創業圈理解的基本矛盾:到底創業輔助機構,是要為資本服務還是為草根服務。

公社不是投資方,也沒有掌握到具市場優勢的關建條件,試問憑何是我們從上而下選人,而不是人們從下而上選我?

現實就是這樣,即使是公社的成員,一旦申請到數碼港或科學園的補助,他們的理性選擇就是轉移陣地,享受優惠,上升台階。我們甚至不怕說,成員生意做到一定水平/規模,轉移去獨立商務單位,或是裝修較亮麗、更近中心區的陣地,這種現象才最反映到公社孕育出成功個案。

作為創業輔助機構,我們的真正目的,乃是要讓初始創業者凝聚本身的實力,認識並宣揚本身的價值,培同他們成長,致使其價值品位都有所上升,並與此同時發現不同社會資源的價值所在,最終確立整個社會彼此之間的價值。

還不夠明白嗎?公社目前價值有限,要是社員明白本身能爬上到更高的水平,而且能正確把握其他選擇價值所在,他們走出去,就是在確立彼此的價值。

與其說挑出精英,我們著實點吧,誰肯來到,我們盡力就是把他們拉起。這是公社的草根性格所在,別再為扮演成功者而妄想自大,這裹就是來者不拒。

我們也不是就這樣沒節操。哪怕收的可能是草頭草根,能過來的人,我們就得相信他們是為了捱下去,而且要捱出頭。這裹是來臥薪嘗膽,不是搞五星級服務的!

這裹就是再賴再不像樣的團隊,能交租能就待著,公社收支平衡便可以擴大去接納多些「不知行不行」的團隊,因為我們幾乎沒有額外成本和考量,而計算租金的方法沒有跟市值相違,所有只有有限的缺人風險,而未有資格做到空間短缺。你敢來,我敢接!

我還真希望 2013 或 2014 年,香港數據會重返創業觀察,一下子扳上去,告訴全世界我們這小城市還是撐得著,We Can Do 。我們都敢接,整體創業人口有不增加的道理嗎?

缺哪門,補哪門,社長目前搞的飛線電話連錄音、找宿舍合租、駐場會計甚麼的,是因為著著實實缺了才做,也是因為手頭上已經有了才放。約大家談話,也不是非談不可,而是告訴大家社長還有點時間聆聽需求、因需引介而已。

由於資源所限,我們這邊很難請星級人馬來替大家教育訓練,但我們鼓勵成員前往浩觀、前往 the Hive / GA 、前往 Good Lab 。倒過來說,我們拉外來朋友,考察、吃飯,這些交流裏草根成員才是主角,留在這裹你就有主導的發言權。

對外,我們主動出擊,尤其是向中文媒體傳播創業圈的正面訊息,還不是因為社會普遍彌漫著不相任的氣氛?對內,公社的幹部,也就是社長啊、會計啊、公關秘書啊,不見得要教大家甚麼。相反,我們待著社員、訪客們,告訴我們有甚麼需要,如何地協調。

沒啥的,我們跟大家一樣高一樣大,一樣是屌絲,一樣想爭一啖氣。

公社讓成員【腳踏實地幹下去】,能幫少一點就幫少一點﹐最後我們幫到大家的,叫做【獨立奮發,自強不息】。沒有了。

中國合伙人

就當我為一齣電影作宣傳。

過去數天,不斷地聽國內的同業說,晚上約好了去看《中國合伙人》。福田的投行朋友如此說,南山的騰訊工程師如是說,龍崗的工廠技術員如是說,天河的遊戲畫師如是說,三元里的服裝品牌設計師如是說,海珠的媒體姑娘如是說…到了周一晚,我走訪廣州越秀區一家 App 製作坪台公司,年輕的老闆才跟我談了十數分鐘,便要拉著大隊下電影院,順道請我也一起去看了。

這齣電影,承載著這一代人的「中國夢」!

我不打算劇透,但我想給大家透個理解,正當香港年輕人為社會的不公大為抱怨之際,原來,許多許多的中國大陸年輕人,紛紛在受限制的社會中,千辛萬苦地摸索出自已的機遇。這不僅僅是那些出了名的大人物的故事,而且也是上文提到的各式各樣人物的共同遭遇。程度上或許有點兒分別,但他們的氣息,其實是一致的。

電影有個核心論題:

「是我們改變了這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改變了我們?」

走出美國夢,也走出中國夢,回歸到自我,曾經為改變世界而亢奮,免不了又被世道驅趕而悲慟,結果能否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把夢想還原為當下,好好把握著。這就是電影的主題。

新夢想、成東青雖然處處有著新東方、俞敏洪的影子,但拍電影的陳可辛,其實也在說他的九十年代香港故事。片尾放著的人物雖然是柳傳志馬雲張朝陽李開復馬蔚華馮倫楊瀾王石,冷不提防還給老干媽一個位置,很好地平衡了「這些人不過是有錢」的景象。但其實更實在的,就是陳可辛自己。

大陸人正在逐夢,這個故事由一個香港人成功包裝推出。我在想,其實香港人還是有很多機會,去分享這些夢,或創造別的夢。

這周六,我們創業公社和創業實驗室的朋友,都會上深圳參加 36Kr 的開放日活動。在哪裹會見到更多在現實中拼博,新一代的中國合伙人。我們也計劃在活動後,再看一輪《中國合伙人》,有興趣的不妨跟我們一起去。

周日,36Kr 將在香港開展一個新的活動 – Wise Talk  ( When Innovation and Startup Emerge ) ,我們創業公社也有幸成為支持單位。明天,我再抽時間講多一些。

穗深港同城運動

創業公社地處火炭一小角落,空間就那一千來呎(或用大陸術語,一百餘坪),然而自前言創始以來,就承載了極宏大的願景,一個不可能單獨完成的任務。

陳日東先生所轉述,創始人高重建如此解釋:

香港現在有關IT創業的理念、活動等等,基本上都是給美國主導的,都是美國邏輯,要大、要融資、要唔俾中國抄… 當然都是英文,就算是中文,基本上都是翻譯。……公社網站希望積累一些中文的內容,最好是原創,並且邀請了幾位猛男幫手提供內容。

 

創業當然不一定跟IT事,只是資源有限,我需要收窄關注範圍而已。不過因為不用考慮其他股東,更不用給政府投其所好,我也可以很靈活。現在公民裡面也有一個畫家一家劇社。

差不多兩年後,新人接手了,區區跟高總原來還有另一重關係:都是來自新亞書院,都至少為書院學生會奉獻了三年多時間,曾經的山頭學運人物。公社仿忽潛伏了點新亞的氣脈: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 亂離中,流浪裡,餓我體膚勞我精。

不過我深信,高總也好,我也好,都不是為了追求某些浪漫暇想,不是要搞個新亞同好會甚麼的。反而是,我們在面對當年新亞創始人們面對過的同一堆難題:

  • 本身的文化體系漸次衰萎
  • 時代的機遇並不可能簡單地保留承傳,必須要開放胸懷接受、吸引、融合新文化
  • 外在的東西太強勢,本身的基礎太虛弱,如果我們對自己根本身份也不懂得把握和相信,整個社群就會內部崩潰,被沖散,變得甚麼也不是,甚麼也不被理解,甚麼價值也留不著。

當年,新亞書院要承傳的,是十分龐大的傳統中國文化,要保護的,是賴以維繫民族自信的文化慧命,要銜接的,是西方的新文化、現代的思想,要依靠的,是整個亞洲、東方的興亂共同體,因此必須要超脫「唯中國是論」的自大或自卑心理,以「更新亞洲」正名。

如今,創業公社要承傳的,乃是香港的實業家精神﹐要保護的,是香港人得以獨立自強的工業實踐出路,要銜接的,是美國、以色列式的精實創業心法和生態,要依靠的,乃是不局限於資訊科技的普羅工藝生活文化產業鏈,因此必須要超脫「唯本土是論」的自大或自卑心理,重新連接珠三角,連接亞洲,面向世界,也反過來,面向金融地產、主張各自為政的「超人崇拜」。

我們都不見得是超人。但蒼海浮桴,只要加以團結整合,也可以化為一艘方舟,一塊汗與血打造的土壤。單單 IT 是不成局的,木板也要靠釘子在能柳在一起。愚以為,這才是「公社」的公共意義。

單單說說,是沒有用的。用了甚麼出來,就是甚麼來著。

周日,社長 Ben 本人又一次參加上環的籃球聚會,又一次前往深圳南山,拜訪當地的創業單位,參加當地的創業活動。籃球、汗水、團隊就是釘子;去找產品,找妹子,找投資者,找機遇,就是供以錘打柳結的力量來源。

其實,大家都知道,做工業,單單靠香港,沒戲唱。

六七十年代,別說只有工資便宜、土地便宜,其實人口因素的配合,才是香港工業冒起的原因:我們有少量見過世面,有魄力繼續到處跑的商人;我們有大江南北走路過來的熟練專家技工,而且有英美教育機構和投資繼續去培養新一代專業人員;我們還有供應龐大的工廠妹,以她們有限的見識和個人期許,配合並填充工業生產的能量。

今天,在香港,找你妹去做啊?

沒有就是沒有。但過往廿年,大陸有,尤其東莞有。這是東莞成為世界工廠的原因。

但請小心,東莞也鬧妹子荒鬧了五年多囉!不是因為沒有妹子,而是新一代的妹子,可不會跟著你爺的舊工業胡混下去,被騙被賣的也受夠了。

所以,新工業是穗深港這一衣帶水的共同需求。工業用妹子各位去越南、去菲律賓還可以找找。而金融業娛樂業,是吃不下廣東那麼多妹子的。(好吧,我承認我有嚴重的性別歧視。男人就像士兵,能用得上的總是少數精銳,大多數都在淘汰過後要認真轉職才能生存下去,而轉職的靈活性其實也是男性的天賦。工業中的穩定力量,哪怕是新工業,其實也是要靠比較單純而耐勞一點的妹子/阿姨們…精英的世界有很多例外,但工業卻是以普羅為準,普羅大眾當中的性別分野還是十分具體的。)

看看如今,全中國或全世界最領先的電子商務生態圈,就是在廣東,尤其是在廣州、深圳這裹。再看看這個「電商」圈子,妹子們就是特別的猛。她們其實也是來自四面八方,也不限於客服,不限於設計,不限於媒體,而是滲透到新工業的每一個環節,乃至把工商和服務業最有效地連繫協調起來的,也是一邦妹子們。

亦因此故,珠三角的技術宅男、創業拓荒爺們,普遍比長三角乃至大東北的屌絲們幸福。於是近兩年間,東南流的不再只有工廠妹,新工業體系下,廣東吸納了大量的新興家庭。

我希望香港的近一代,能看清楚這些微妙的社會能量。別老是抱怨在香港做甚麼都不順,沒有機會憑雙手變高富帥,也泡不到港女。放低吧,廣東機會多的是。

而若你是女生,你有創業或投入新工業的意識,就更加要留意了,要去廣東學習了。香港雖然比較多金融和專業領域的出路,但這環境卻是一種陽具崇拜,在催化人們拋棄思想,耽於被賜與的自我形象欲念,熱衷彼此剋制的競爭,限制大家做回一個自然社會人的空間。雖然說現代的廣東也總洗不脫同樣的問題,但廣東要比各位所知道的香港,開放得多了。

穗深港同城運動,不是單單的文化交流,不是說看個雜誌,走趟旅遊,或是買點便宜貨。這是一個要把工業強調起來,從工作、商務、創業世界裹去做,才會看得到的社會革命。

如果你不知道,那,希望藉著創業公社這個小小坪台,能給大家介紹許多許多的新工業、大廣東氣象。也希望一如公社初創時,有更多可以分擔筆耕吹水帶團工作的能人異士,來加入寫 Blog ,別讓社長一條茂利夫子自道啊!

先認識穗深港,若再有機會,希望有天,公社帶領大家認識從工業重新認識東亞,認識世界,衝出地球。(好了﹐寫很累,得回火星休息一下…)

新官

關注【創業公社】的各位好!

我是李學斌,自 13 年 5 月 1 日起,從高總手上接棒,營運創業公社。其實早在 4 月底,我便在個人 Blog 上,大吹大擂「新工業」、「站在火炭向維港宣戰」了(如有意見,不論讚彈,請移玉步到主場新聞相關條目賜教!)。話說大了,一上路便身歴數劫,幸好得到各方支持,個人撐得著,公社的事,蹣蹣跚跚的也要走下去。

在公家坪台說公家的事,創業公社是在危機中交接,相信關切者皆知情,而我雖願歇力而為,若沒有得到大家認可,沒有友好單位的合作和支持,試問怎可能撐得下去?更遑論要發揚光大呢。

誠然,在我接手時,公社在財政和營運上,都很虛弱。有很多事,必須付出時間,身在其中,才能明白,才有機會解決。過往高總心有餘而時間不足,今天,我其實也只是略略地付出到多一點,還恐怕是不足夠的。

但,至少在這三個月,在辦公時間,公社會有職員在場。

目前我們的會計師 Jerry 充當這位置,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他的工作,我希望駐社的朋友,能和 Jerry 好好合作。呃,最基本的合作,那個…叫做交租…而且是準時交租…這個是常規化的一環啊…總之,租約是沒有改變的,我們接手了,只是要把常規做好,沒有胡亂加租嘛。

我月中就會回來篤數了。

「嗯,你就只知道收租嗎?果然是地產霸權啊…」喂喂…這留意:

公社五月份營運目標:

1)立即申請水火險,暫時保額五十萬,若有嚴重災害,承諾至少把實際保險償金 3﹪@ 分給各桌租客。(按:共 18 桌,即一半賠償分給租客…)

2)立即預約持牌保安公司,在大門口安裝至少 2 channel 閉路電視。

3)月內整理公社帳目,明確租務現況,「公民」(現有租客和「畢業」租客)連絡方法,收集使用意見,派還積存信件、雜物。

4)一旦整理好資料,立即宣傳放租餘下空桌子。我們會優先配合註冊「公民」的業務需求,並一概維持原訂租約條款直至 13 年 8 月 31 日。

如有異議或提案,請於 5 月 15 日前,以電郵向社長 ( chief@startupcommune.org ) 提出。Jerry 也或者會轉述各位的意見給社長知道,但最好還是 black and white 講清楚。

此外,我們還會一步一步推出增值服務,暫議如下:

1)會計外包。職員 Jerry 本身是會計師,他正在了解火炭的業務空間,有需要可以找他談談,即使不是創業公社的「公民」,也可以一談喔!

2)公司地址掛單。SoHo 創業,登記了公司但是地址不太亮麗?我們十分歡迎各位「掛單」在公社。若果各位想「掛單」去市區(如中環、銅鑼灣、尖沙咀、旺角),我們也可以代為安排!

3)電話轉接。有時做生意,被人看到只有手提電話號碼,仍可能會被留難的。但是申請一個電話號碼,倒又不是便宜的事,飛線起來亦不見得方便。若是生意電話,能有錄音不是更好?這個我們可以提供有錄音/留言/網上紀錄等等功能的專號轉接。日後,還可能有法子代申請海外號碼,方便大家在日本、美國、中國大陸,建立可信的商業聯繫。

*)會藉:估計在六月份,我們重整好基本會務,便會開放申請創業公社的會籍(豈不是變了創業公會?是的,而且我們正在評估 NGO 化,取得更多法律支援,處理一般公司不容易處理的公共事務!)

總結一下。創業公社,正在整固中。我們從來都不止是一個「共同工作空間」或「商業中心」,我們將會以紮根(火炭)地區,連繫各地,會盟各界,成為香港的新興創意工業的支援策劃機構!

敬請期待。

interm CEO
Ben Crox
+852 6989-0348(微信、WhatsApp、iMess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