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深港同城運動

創業公社地處火炭一小角落,空間就那一千來呎(或用大陸術語,一百餘坪),然而自前言創始以來,就承載了極宏大的願景,一個不可能單獨完成的任務。

陳日東先生所轉述,創始人高重建如此解釋:

香港現在有關IT創業的理念、活動等等,基本上都是給美國主導的,都是美國邏輯,要大、要融資、要唔俾中國抄… 當然都是英文,就算是中文,基本上都是翻譯。……公社網站希望積累一些中文的內容,最好是原創,並且邀請了幾位猛男幫手提供內容。

 

創業當然不一定跟IT事,只是資源有限,我需要收窄關注範圍而已。不過因為不用考慮其他股東,更不用給政府投其所好,我也可以很靈活。現在公民裡面也有一個畫家一家劇社。

差不多兩年後,新人接手了,區區跟高總原來還有另一重關係:都是來自新亞書院,都至少為書院學生會奉獻了三年多時間,曾經的山頭學運人物。公社仿忽潛伏了點新亞的氣脈: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 亂離中,流浪裡,餓我體膚勞我精。

不過我深信,高總也好,我也好,都不是為了追求某些浪漫暇想,不是要搞個新亞同好會甚麼的。反而是,我們在面對當年新亞創始人們面對過的同一堆難題:

  • 本身的文化體系漸次衰萎
  • 時代的機遇並不可能簡單地保留承傳,必須要開放胸懷接受、吸引、融合新文化
  • 外在的東西太強勢,本身的基礎太虛弱,如果我們對自己根本身份也不懂得把握和相信,整個社群就會內部崩潰,被沖散,變得甚麼也不是,甚麼也不被理解,甚麼價值也留不著。

當年,新亞書院要承傳的,是十分龐大的傳統中國文化,要保護的,是賴以維繫民族自信的文化慧命,要銜接的,是西方的新文化、現代的思想,要依靠的,是整個亞洲、東方的興亂共同體,因此必須要超脫「唯中國是論」的自大或自卑心理,以「更新亞洲」正名。

如今,創業公社要承傳的,乃是香港的實業家精神﹐要保護的,是香港人得以獨立自強的工業實踐出路,要銜接的,是美國、以色列式的精實創業心法和生態,要依靠的,乃是不局限於資訊科技的普羅工藝生活文化產業鏈,因此必須要超脫「唯本土是論」的自大或自卑心理,重新連接珠三角,連接亞洲,面向世界,也反過來,面向金融地產、主張各自為政的「超人崇拜」。

我們都不見得是超人。但蒼海浮桴,只要加以團結整合,也可以化為一艘方舟,一塊汗與血打造的土壤。單單 IT 是不成局的,木板也要靠釘子在能柳在一起。愚以為,這才是「公社」的公共意義。

單單說說,是沒有用的。用了甚麼出來,就是甚麼來著。

周日,社長 Ben 本人又一次參加上環的籃球聚會,又一次前往深圳南山,拜訪當地的創業單位,參加當地的創業活動。籃球、汗水、團隊就是釘子;去找產品,找妹子,找投資者,找機遇,就是供以錘打柳結的力量來源。

其實,大家都知道,做工業,單單靠香港,沒戲唱。

六七十年代,別說只有工資便宜、土地便宜,其實人口因素的配合,才是香港工業冒起的原因:我們有少量見過世面,有魄力繼續到處跑的商人;我們有大江南北走路過來的熟練專家技工,而且有英美教育機構和投資繼續去培養新一代專業人員;我們還有供應龐大的工廠妹,以她們有限的見識和個人期許,配合並填充工業生產的能量。

今天,在香港,找你妹去做啊?

沒有就是沒有。但過往廿年,大陸有,尤其東莞有。這是東莞成為世界工廠的原因。

但請小心,東莞也鬧妹子荒鬧了五年多囉!不是因為沒有妹子,而是新一代的妹子,可不會跟著你爺的舊工業胡混下去,被騙被賣的也受夠了。

所以,新工業是穗深港這一衣帶水的共同需求。工業用妹子各位去越南、去菲律賓還可以找找。而金融業娛樂業,是吃不下廣東那麼多妹子的。(好吧,我承認我有嚴重的性別歧視。男人就像士兵,能用得上的總是少數精銳,大多數都在淘汰過後要認真轉職才能生存下去,而轉職的靈活性其實也是男性的天賦。工業中的穩定力量,哪怕是新工業,其實也是要靠比較單純而耐勞一點的妹子/阿姨們…精英的世界有很多例外,但工業卻是以普羅為準,普羅大眾當中的性別分野還是十分具體的。)

看看如今,全中國或全世界最領先的電子商務生態圈,就是在廣東,尤其是在廣州、深圳這裹。再看看這個「電商」圈子,妹子們就是特別的猛。她們其實也是來自四面八方,也不限於客服,不限於設計,不限於媒體,而是滲透到新工業的每一個環節,乃至把工商和服務業最有效地連繫協調起來的,也是一邦妹子們。

亦因此故,珠三角的技術宅男、創業拓荒爺們,普遍比長三角乃至大東北的屌絲們幸福。於是近兩年間,東南流的不再只有工廠妹,新工業體系下,廣東吸納了大量的新興家庭。

我希望香港的近一代,能看清楚這些微妙的社會能量。別老是抱怨在香港做甚麼都不順,沒有機會憑雙手變高富帥,也泡不到港女。放低吧,廣東機會多的是。

而若你是女生,你有創業或投入新工業的意識,就更加要留意了,要去廣東學習了。香港雖然比較多金融和專業領域的出路,但這環境卻是一種陽具崇拜,在催化人們拋棄思想,耽於被賜與的自我形象欲念,熱衷彼此剋制的競爭,限制大家做回一個自然社會人的空間。雖然說現代的廣東也總洗不脫同樣的問題,但廣東要比各位所知道的香港,開放得多了。

穗深港同城運動,不是單單的文化交流,不是說看個雜誌,走趟旅遊,或是買點便宜貨。這是一個要把工業強調起來,從工作、商務、創業世界裹去做,才會看得到的社會革命。

如果你不知道,那,希望藉著創業公社這個小小坪台,能給大家介紹許多許多的新工業、大廣東氣象。也希望一如公社初創時,有更多可以分擔筆耕吹水帶團工作的能人異士,來加入寫 Blog ,別讓社長一條茂利夫子自道啊!

先認識穗深港,若再有機會,希望有天,公社帶領大家認識從工業重新認識東亞,認識世界,衝出地球。(好了﹐寫很累,得回火星休息一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