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怎選人

周日,我代表創業公社,接受香港商報的訪問,內容固然是跟創業有關。

期間,有一個問題,一直纏繞著我的思緒,那是個極基本的問題:

「創業公社如何篩撰創業者?」

我相信大家都想到,這問題跟「賣魚蛋算不算創業」其實是一體兩面,又或者說「公社跟商業中心有沒有分別」,亦其然。創業公社若要有本身的定位,樹立一個醒目的形象,大概不可能來者不拒吧?

同樣的問題,還包括「到底是專注做產品直至(轉營)成功」,還是「接單養活公司積蓄能量」,那個才是正途,不也很相似嗎?

我不怕重申一次創業公社的三個特點:「地理上在新界的工業區」、「班底十分草根、沒背景」、「先接地,後望天,做別人不肯做的事」。

諸位,也許我說「背靠藝術村」「半小時上大陸」「租金只是成本價」這些話好像十分美好吧?但請注意,如果要鬥形象、鬥關係、鬥低價,那絕對不是如今的創業公社做得到的。

恰恰相反,創業公社是在面臨結業危機時,讓我和團隊,重新摸索定位,建立關係,調整價格。我們要解決「創業者能接受工業區嗎?新界會不會很遠」、「大陸人認識火炭嗎?工業區對於女生來說危險嗎?」、「葵涌不是有更便宜更大塊的地方嗎?不是到處都有一兩千元的小單位嗎?」、「公社有餘力搞活動嗎?藝術家也好傳統工業家也好投資者也好,願意理會我們嗎?」。問題天天都多,對公社有信心的人卻不見得很多。

但,事在人為﹐我們只要搞清楚甚麼東西「有所為有所不為」就行。

來看一個圖:

Screen Shot 2013-06-25 at 1.54.58 AM

不要被英文題目迷惑,這圖來自全球創業觀察,說明亞洲各城的創業人口比率﹐留意,香港在 2009 後,數據便斷纜了,而在斷纜之前,數據並不亮麗。
2009 年的香港數字,實則是由中文大學商學院 Hugh Thomas 團隊參與提供的,我在翻查記錄時,赫然發現公社始創人高建也在發佈會出現。用高建的口頭禪,「然後,便沒有然後了…」

諸位能說,香港的商學研究資源不夠嗎?創業環境不值得研究嗎?沒有相關的專項人才嗎?任各位怎去問,都是嘥氣的。

香港每一間大學,都想跟大家說他們以商學、尤其是環球商學見稱。不是嗎?但是,在彼此擴大運作,鬥高鬥亮的同時,草根需要往往在不經意間被冷落。

2009 年後,我們不難在政府、立法會的文件中,轉向似靠世銀的《營商環境報告》,該報告和前述的創業觀察,立場上就有本質區別。營商環境報告實則服務巨企和游資,告訴他們怎選擇發展區、調整資金和政治遊說方向,創業觀察則是關注初期創業者,描劃各地當下的機遇和難題。

讓我大一步跨回問題,商報記者的題目,反映了香港人對創業圈理解的基本矛盾:到底創業輔助機構,是要為資本服務還是為草根服務。

公社不是投資方,也沒有掌握到具市場優勢的關建條件,試問憑何是我們從上而下選人,而不是人們從下而上選我?

現實就是這樣,即使是公社的成員,一旦申請到數碼港或科學園的補助,他們的理性選擇就是轉移陣地,享受優惠,上升台階。我們甚至不怕說,成員生意做到一定水平/規模,轉移去獨立商務單位,或是裝修較亮麗、更近中心區的陣地,這種現象才最反映到公社孕育出成功個案。

作為創業輔助機構,我們的真正目的,乃是要讓初始創業者凝聚本身的實力,認識並宣揚本身的價值,培同他們成長,致使其價值品位都有所上升,並與此同時發現不同社會資源的價值所在,最終確立整個社會彼此之間的價值。

還不夠明白嗎?公社目前價值有限,要是社員明白本身能爬上到更高的水平,而且能正確把握其他選擇價值所在,他們走出去,就是在確立彼此的價值。

與其說挑出精英,我們著實點吧,誰肯來到,我們盡力就是把他們拉起。這是公社的草根性格所在,別再為扮演成功者而妄想自大,這裹就是來者不拒。

我們也不是就這樣沒節操。哪怕收的可能是草頭草根,能過來的人,我們就得相信他們是為了捱下去,而且要捱出頭。這裹是來臥薪嘗膽,不是搞五星級服務的!

這裹就是再賴再不像樣的團隊,能交租能就待著,公社收支平衡便可以擴大去接納多些「不知行不行」的團隊,因為我們幾乎沒有額外成本和考量,而計算租金的方法沒有跟市值相違,所有只有有限的缺人風險,而未有資格做到空間短缺。你敢來,我敢接!

我還真希望 2013 或 2014 年,香港數據會重返創業觀察,一下子扳上去,告訴全世界我們這小城市還是撐得著,We Can Do 。我們都敢接,整體創業人口有不增加的道理嗎?

缺哪門,補哪門,社長目前搞的飛線電話連錄音、找宿舍合租、駐場會計甚麼的,是因為著著實實缺了才做,也是因為手頭上已經有了才放。約大家談話,也不是非談不可,而是告訴大家社長還有點時間聆聽需求、因需引介而已。

由於資源所限,我們這邊很難請星級人馬來替大家教育訓練,但我們鼓勵成員前往浩觀、前往 the Hive / GA 、前往 Good Lab 。倒過來說,我們拉外來朋友,考察、吃飯,這些交流裏草根成員才是主角,留在這裹你就有主導的發言權。

對外,我們主動出擊,尤其是向中文媒體傳播創業圈的正面訊息,還不是因為社會普遍彌漫著不相任的氣氛?對內,公社的幹部,也就是社長啊、會計啊、公關秘書啊,不見得要教大家甚麼。相反,我們待著社員、訪客們,告訴我們有甚麼需要,如何地協調。

沒啥的,我們跟大家一樣高一樣大,一樣是屌絲,一樣想爭一啖氣。

公社讓成員【腳踏實地幹下去】,能幫少一點就幫少一點﹐最後我們幫到大家的,叫做【獨立奮發,自強不息】。沒有了。

One thought on “公社怎選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